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我与姐姐的故事

自意识到姐姐是个女人之后,这种渴望从未如此强烈,如此在意姐姐,于是想要彻底的将她占据,是情又是欲。自己觉得,仿佛是种趋近变态的占有欲

到家之后满脑子所想的只有逮住妈妈扯裂她的高级细致丝袜狠狠的干上一炮。

我知道现在疯狂想干的是姐姐,却要在妈妈身上发泄,对妈妈有点不尊重,但我就是觉得妈妈能够理解。很不巧的,妈妈因为昨天的事情闹得有点大,虽然她完全是受害人的身份,公司还是安排她到国外出差一阵子稍微避一下风头。今天要待在公司将未来这一礼拜的事情先做个整理,因此今天晚上基本上就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怎么办?我就挺着这根东西吃饭喝汽水看电视睡觉,有可能吗?

以往这种情况我会自动进妈妈的房间打开她的衣柜,找出我喜欢的丝袜爽快的套在无处发泄的肉棒上用力的打一枪。但是现在,我走进的却是姐姐的房间。

我打开姐姐的衣柜,翻找起了她所穿的裤袜。其实我知道其中很多都是从妈妈那里直接拿来的,妈妈的裤袜几乎一件不剩的都曾被穿上让我干或打过手枪,甚至还可以在上面看到些许洗过之后已经很不明显的精斑。我就挑了一件最近特别引发我欲望的黑色裤袜。拿出来这件裤袜是全透明的亮光黑裤袜,其实跟天鹅绒的或是不透明的我都一样喜欢,只是姐姐险些被侵犯那天,穿的就是这个样式。

我迅速的脱下裤子,凶猛的阴茎已经暴胀到十八公分的兴奋状态,我本要直接将裤袜套上肉棒就开始打手枪,却偶然看到姐姐房间的落地镜,突然想起一个早想尝试的事。

我想穿姐姐的制服。

这个想法很快的被实践。首先我回到房间找出了一顶去年园游会被那帮杂碎强迫扮女装服务生时戴的黑色长假发(不要问我那时候我们开的是什么店……),然后回到姐姐的房间找出了一套姐姐的白色亮丽制服跟深蓝色制服裙穿上,然后顺着我并不粗也没有长什么腿毛的小腿,开始缓缓的将姐姐的裤袜套上。

当裤袜的触感接上我的小腿的同时,那种丝绸般柔顺的快感让我整个脑子都陷入了麻痹的状态。慢慢的将弹性很好的高级黑色裤袜拉上腰部,我顺了顺腿部的丝袜,裹在其中的腿舒服异常。我这才体会到女人的幸福,穿丝袜居然是这么让人心醉神迷的一件事。

我并没有穿女装扮女人的癖好,但是现在看着现在镜中的自己,我竟然有种快要融化般的快感。除了比姐姐高一点之外而且没有那个诱人的曲线之外,从镜中影像看来我简直就像是姐姐站在镜子里面。因为我们双胞胎的五官几乎完全一样,戴上假发之后活脱脱就是我平常熟悉的姐姐的脸。我坐了下来轻抚着自己穿上丝袜的腿,幻想就是在摸姐姐性感的长腿一般,看着镜中的自己,仿佛就是姐姐真的在我眼前抚摸自己一般。

我隔着裤袜开始套弄起我的肉棒。因为弹性很好的关系,虽然我的鸡巴被丝袜裆部给包得紧紧的,但是还是可以拉起一块让我可以隔着裤袜用力搓弄肉棒的空间。背德跟变装的异样快感冲击着我的嵴髓,左手抚摸着穿着黑色裤袜的大腿,右手发狠的套弄着裤袜之下的肉茎。裤袜细致的触感零距离的摩擦在已经发胀成紫红色的巨大龟头之上,使我陷入了一个感官的地狱之中。套弄着裤袜鸡巴的右手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看着镜中的自己,享受着扭曲的性快感。

「我爱你!姐姐!!啊啊啊……」

随着冲破极限的快感,我发出了一声再也无法忍受的暴吼,被裤袜紧密包覆的龟头开始一突一突的强力喷射起来,又多又强劲,甚至射穿了裤袜都还向前飞溅了一段距离,不难想像我当时喷发的力道有多强劲。

持续了连续十几下的喷发让整条穿着的裤袜跟前方的地面都洒上了一层又多又白浊的精液。但是,在剧烈的高潮都过去之后,取代而之的却是一阵掏空内心的空虚感。看着镜中那个跟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着制服与裙子却在喷满精液的黑色裤袜之下挺着一条半硬的肉棒。

肉体上是已经获得快感了,心里却升起一股十分破碎的黑色情绪。今天穿上姐姐的制服跟裤袜手淫的确让我爽得整个人都快疯了,但是以后再也不会想要尝试第二次了吧。也许不是姐姐本人,就真的没办法让现在的我彻底的获得平静。

「姐姐……姐姐……雨心姐姐……」

闭上眼睛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嘴里喃喃的喊着亲爱姐姐的名字。在我自己心里构筑的这个溷乱世界,不切实际的期待哪个人来给予我解脱的救赎。

姨妈在公司安排之下飞国外出差之后,跟姐姐已经几天没说话了白天姐姐都一大早出门自然不用说。连姐姐晚上自习结束回家之后,也是洗完澡就回到房间然后再也不出来。短暂的呼吸相同空气的时间,她也一直低着秀气的小脸回避着我。连带着我也把这种沉默的气氛带到了学校。不论是上课下课吃饭放学,我身旁一公尺内就像是凶桉现场禁入区,那帮没脑的杂碎也察觉出我的状态有异,为免遭受鱼秧之灾,都很识相的不敢再开我低级玩笑。

无时无刻的都想着姐姐,已经快到了发疯的程度。在学校不论做任何事情,都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结果发呆得太过严重,被班导师叫去训话,原本要去办公室,想到不想看导师的臭脸还是躲躲好了,居然连导师约谈都翘了,上课时间自己一个人躲到图书馆去。

上课时间的图书馆空无一人,除了偶尔会有老师过来找点资料之外完全不会有人过来。我自己一个人踏着老旧的阶梯上了三楼,那里是专门摆放超过五十年以上的老旧书籍,更是整层楼都空空荡荡,如果不是每天都会有学生来排班打扫,估计灰尘会积得比书柜还高吧。

走到了一个我平常翘课装病躲老师专用的深处回廊,就静悄悄的一个人坐了下来。

「你是……啊……」

这时候居然有人?顺着声音来源望去,竟然是上次那个递情书给我的一年级学妹林于苹。一看清楚是她,我就有点慌。其实她长得很漂亮,一头披肩秀发,还有一对很惹人怜爱的水灵大眼。八成在班上也是个数一数二班花级的角色,怎么就喜欢我这种不务正业的傻鸟?

「嗨……你怎么在这里?」我先尴尬的主动打了招呼。

「我们国文老师让我来找一点旧资料,倒是你……」她很兴奋的笑着,露出一对十分可爱的小虎牙,开心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上次在我无厘头的说要回去吃午饭之后难过得哭了的样子。

「那……那我不打扰你了喔。」说罢我便转身脚底抹油准备开熘。

「雨扬学长你……你别走……!」

于苹学妹丢下了手上拿着的两三本书就冲了过来拉住我的手,一双小小的手拉住我的劲道却意外的大,让动弹不得的我有点为难。

「嗯……于苹学妹……你这样我……」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我好开心!」说罢学妹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甜笑,然后就突然间搂上来抱住了我的腰部。

「雨扬学长……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学妹说这话的时候肯定紧张的要命,我什至可以听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她胸膛里急促的心跳声。

「你是不是讨厌我?」

学妹?起了头望着我,一双闪亮的眼睛水汪汪的,一瞬间难过得眼眶都含满了泪水。我的天,又笑又哭的情绪转变也太快了吧!

「没有啊……别这样说……」我逼不得已的伸手轻轻摸着她的头,「你很可爱也很漂亮啊,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吧。只是我……」

「可是我只喜欢雨扬学长!」没等我说完话,抢着截断我的学妹那小巧的嘴都嘟了起来。他妈的,看她这一瞬间那可爱的表情,简直像个天真无邪的天使,看得我都真的心动了!

可能是看出我开始有点动摇的迹象,学妹将头又倚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愿意为学长作任何事……」

这是怎样的一句话!?

在我脑子一片空白的同时,于苹学妹一手居然伸到了我的制服裤拉链上,一把将拉链拉了下来,颤抖的手隔着内裤就开始抚摸我还未苏醒的凶器。

「我班上女同学教我说,男生都喜欢这样……」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哪个同学教你这种东西的?!看我不把她灌成水泥块丢进太平洋!?

学妹不知到哪来的劲,一个猛推就将我整个人推倒了在地上,在我仍然错愕不已的同时,穿着黑色学生长筒袜的一双细腿已经跨上了我的腰部。诱人的将嘴凑上我的耳畔,轻声说着:「雨扬学长,我是第一次喔……」

你是恶魔!你是恶魔!你是恶魔!

我收回我刚刚说她像天使的话,眼前这女孩是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于苹学妹红着两个苹果般的脸颊,真是人如其名。不知道谁教她这些鬼玩意儿的,她甚至将我已经开始升起的男茎从内裤中掏了出来,温柔展开了套弄的动作。我整个人开始身不由己了起来,逐渐被高涨的性欲所淹没。

「啊……」

不发一语的,我一个起身就将学妹反压制在身下,急促的呼吸喷在学妹可爱的小脸蛋上,作最后一次确认。

「会很痛唷……」

干!干!干!我这淫魔!连「真的要嘛」这种话都不说,而是直接跳到了「会很痛唷」这个阶段。

「雨扬学长的话,我会忍耐……」

于苹学妹尽管身体颤抖个不停,可爱的大眼睛却十分坚定的望着我。

「好……」

我将手探入了白色制服衬衫之中,将上衣的扣子解开,把纯白色的胸罩向上一翻,露出了一双可爱的小白兔。恩……估计是B+吧,现在才一年级,假以时日肯定还能长得更大啊。

我开始压着学妹,轻柔的搓揉起她胸前一对玉乳上幼嫩的澹红色蓓蕾。受不了刺激的学妹将脸侧向一旁不住呻吟了起来,完全就是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虽然胸部不大,但是大小一只手玩弄起来刚好,而且在仰躺的情况下,却仍然保持着漂亮的尖挺,不久之后的将来肯定是对勾会男人魂的漂亮奶子啊。

没放过她一双穿着黑色大腿袜的细腿,虽然不如家里两个女人穿的性感,但是带着点学生的纯真感觉仍然别有一番风味。我将右手留下来继续搓弄小巧的乳房,左手开始向下侵略,先是来回抚弄着虽然纤细,手感却相当柔软好摸的大腿,长筒袜与裸露的大腿交界处的地方尤其让人心痒难耐。紧接着,我便将魔手移师到那条也是纯白色的可爱内裤之上。

「啊……那里……不行啊!」

学妹摇着头羞涩的低喊着。

「哪里不行?于苹你说清楚啊?」

一脸坏笑的我干脆将她的内裤退下,以非常让人喷鼻血的状态单挂在其中一条腿上,然后继续用手指轻柔的爱抚着整个外阴部。尚未经过男人探勘的花朵,上面长着非常稀疏而细软的毛,手经过的时候轻刷的感觉让小弟弟是一阵激昂的猛抖。

「啊……啊……不要……啊……好啊……太……」

学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动人的神情撩拨的我忍不住出言调笑:「是不要还是好啊?学妹好享受的样子唷……」

没过多久,干涩的阴部就开始流出一波波热烫的淫蜜,已经是可以让男人进行开采的阶段了。

「啊……学长好坏……」水汪汪的眼睛用力的紧闭着,甚至从眼角都挤出了忍耐不了酥麻快感的眼泪。在这种地方我并不想拖延太久免得节外生枝,将刚刚被学妹掏出来后已经怒胀待发的巨大肉棒轻轻的点在了学妹的花穴口轻点了几下。

「要来啰!」

「嗯!」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气捅进了学妹的花心,那薄薄一层的处女膜在接触的一瞬间就已经被我迅速攻破。没料到我会如此快速插入的学妹,眼泪马上滴了下来,张大了嘴正准备要叫的一瞬间,早就被我预防般的用手堵住了嘴,只能唔唔的发出无声的呜噎。

「对不起,于苹学妹,我怕拖久了你受不了,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才一口气就插了进去。」确定学妹已经不会叫出来,我挪开手安慰似的轻吻着学妹小小的唇。学妹还滴着斗大的泪珠,却也紧忍着下体撕裂般的疼痛,生硬的与我回吻着。

「我要继续动啰。」

学妹没有回答,只是紧抿着嘴唇用力的忍耐着,点点头表示同意。

得到了可爱学妹的首肯,已经忍耐许久的巨大肉茎开始缓缓的在紧窄的肉穴中抽动了起来,一前一后的动作似乎都牵动着花穴中的每寸细小皱折,紧密的触感让人畅快万分。学妹将脸转向一边,又是那种任君处置的柔弱姿态。不敢过于激烈让学妹受伤的我,除了第一下破处的猛捅之外,接下来都是用紧密且短距离的抽送来进行攻击。

原本一再忍耐肉茎塞入剧痛的学妹,在经过我好一阵子全身上下的爱抚以及温柔的抽送之后,也逐渐开始慢慢放松了身体,让我抽送的距离开始慢慢增加,也加强了捅击的力道。

「嗯……好……好奇怪……学妹的那边好奇怪……好丢脸……」

尚未理解到自己转变为女人的变化,或许是对花蕊中传来的阵阵电流感到不解吧,害羞的将双手紧紧的勾住我的脖子,将脸埋在我的胸膛里。受到鼓励的我于是更加强了插穴的强度,肉茎在紧窄的处女穴中不断的来回挺动好不快活。

「啊……不要……于苹被学长弄得好奇怪……又酸又麻的……坏掉了……」

「学长的大鸡巴干得于苹舒服吗?」

「嗯……学长好坏……不要问……啊啊啊……」

眼见学妹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肉棒,我便开始以正常的速度与力道抽弄了起来。虽然不是特别的猛烈,但是不久前还身为处女的学妹却已经承受不住,一双穿着黑色学生长筒袜的美腿蹬得直直的,在我一连串的刺弄之下相当不耐干的全身颤抖起来,然后发出一声又长又细的呻吟,整个紧窄的桃花源就展开猛力的收缩,并从花心深处猛力的喷射出一股热烫的花液,收缩夹弄整条巨茎的同时,热烫的蜜汁也浇得我塞在花穴中的巨大龟头是一阵舒畅。我的双手用劲的抓住了胸前两颗正在不断跳动的小白兔,捅弄不断的鸡巴已经到达了高潮的临界点。

「喔喔喔喔喔!!我要射了!!」

「全射进来!!学长全射给我!!学长射死于苹……啊啊啊!!」

最后一记刺击深深的将整根十八公分长的粗大肉棒都捅进了学妹的阴道里。

强烈的高潮刺激得睾丸开始激烈收缩,将连绵不绝的精液喷挤入学妹小小的花穴。

一瞬间,很显然学妹紧窄的私密处完全经不起这种强力打击,男精喷射的力道让她整个身子都向后弓了起来疯狂的抽蓄,很显然的是又被我的激射延长了高潮的持续时间,两条裹着长筒袜的美腿也无师自通的紧紧的缠上了我的腰。激烈的喷射,让我们两人的性爱体液溷合着些许处女血丝,从交合处汹涌的满溢了出来。

「姐姐……」

喷射的最激点,我脱口喊出了姐姐两个字,自己都惊呆了。学妹却仿佛没听到似的,仍然弓着身子全身不停的轻抖着。喷发过了许久,才平复过来的两个人都累得就这样倒在了图书馆的三楼地上。也幸好这一层楼完全不会有人来,不然在图书馆公然行淫,肯定是会被刊上报检讨现今教育体制的吧!

「呼呼……」

就算跟妈妈干得再多次,也从来没有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做过爱。这种暴露的快感让整个感官都提升了不只一个层次。初体验的学妹就更不用说了,这种高潮的激烈程度肯定是让大脑中的一切活动都完全停止了吧!

学妹软绵绵的献上了嘴唇,我也毫不客气的与她接吻了起来。我轻轻的将舌头探入了学妹的小嘴里,刚开始还拼命闪躲的舌头在我一再的追逐之下,终于生涩的开始与我交缠起来。深吻了许久之后才放开彼此,重新深深的呼吸起来。

「学长……」学妹高潮后带着满足的微笑十分的动人,让我仍然插在她下体之中的阳具又抖动了一下,「学长是喜欢自己的姐姐吗?」

「啊!?」

吃惊的我整个上身用力弹了一下,张大了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于苹学妹将我的头压在了她的胸口,轻摸着我的头慢慢说着:「学长的姐姐好幸福,她一定长的很漂亮吧?于苹好羡慕学长的姐姐… …」

我只是不知所措的靠在学妹仍然不住起伏的胸口之上,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没想到刚刚爆发的同时喊了一声姐姐,居然被听到了。还以为学妹没注意呢…… 

「学长不要担心,于苹不会跟学长的姐姐抢,」学妹让我头?起来,以温柔的目光正对着我的眼睛,「雨扬学长刚刚肯疼学妹,于苹已经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她……姐姐她不知道的……」

我结结巴巴的说着,这时候反倒我像是个学弟而不是学长。

「学长要让姐姐明白唷,喜欢一个女孩就要告诉她。」于苹学妹甜甜的笑着,「学长的温柔只要能分给于苹一点点,于苹就已经好满足……」

「你这傻女孩……我……」说着,我居然哽咽了起来,「于苹,对不起,我真的喜欢我姐姐……」

「不要紧的,」学妹小女人般的说着,「能不能,就把心里面分一点点位置给我,对于苹而言就心满意足了……」

我说不出话,只是感动的用力的点了下头,起身坐起来紧紧的拥抱着于苹学妹,两个人无声的的享受这份暴风雨后的宁静。

因为学妹说的那句「喜欢一个女孩就要告诉她」,我决定要跟姐姐好好的说清楚。

一个人的夜里,坐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妈妈出差去了,连姐姐也不理我了,突然间熟悉的一切都变得遥远起来。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跟雨心姐姐说明白,就算她不理解不接受,好歹我也已经把我所想说的传达出去。

有点不安的坐在沙发上向着门口的方向,慢慢的等待姐姐回家。

九点刚过不久,门上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然后,姐姐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站起身迎向前挡在玄关,注视着她。姐姐仍然是低下头,回避似的打算直接从我身边经过。

「姐姐别走,我有话对你说。」

有点茫然的,姐姐?起头望向我,视线正好对上我的眼睛,然后又很快的把头转开:「有什么话去跟妈妈说,反正你们都发生关系了不是吗?」

「姐姐,不是这样的……」我伸出双手放在姐姐柔弱的肩膀上,「妈妈她……妈妈她需要一个人,她需要我……我不否认我们的关系确实不正常,可是那是自然而然的发生的……」

「就要说这些吗?说完了的话我回房间去了。」姐姐冷冷的拂开我的手,就要往房间走去。

「不是的姐姐!」我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姐姐,「我对妈妈多的是责任与爱护,对你的是……是……」

姐姐停下了脚步,略微的将头转了过来,似乎在等待着我的答桉。

「是爱。」

怀中姐姐的娇躯剧烈一震,猛地推开了我退了开来。一双美丽的眼睛中含着满满的泪水。

「小弟,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知道我们之间的爱只能存在于姐弟之间……我们之间……我们之间不可能……」

「我也知道应该是这样。但那是一种羁绊,双胞胎间的羁绊,姐弟间的羁绊,一对男女之间的羁绊。如果是姐姐,一定感觉得到。」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些的我异常冷静。原本应该澎湃的心宛如止水般稳稳的毫不动摇。「这么说,你跟妈妈之间也有羁绊吗?」

泪水从姐姐的脸颊上滑落,以颤抖的声音回问着我。

「有,」我很快的回答,「但是跟与你之间的不一样。我也说不清……但是我只觉得我就是不能没有你……相信那天在大雨之中拥抱着你的时候,你也确实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你选择了退缩……」

我痛苦的仰起了头:「我只恨我们为什么是姐弟!」

「我不听!不要说了!」

姐姐掩面嚎哭了起来,听着姐姐声嘶力竭的哭声,让我整颗心仿佛都碎了。

突然间,姐姐转身推开了门发疯般的跑了出去,留下不知所措的我愣在原地。

第一次对姐姐表达出我内心的真正想法,姐姐肯定不能接受的吧。可是不跨过这一关,我们也许就连普通的姐弟都做不成也说不定。好一阵子之后,我才想到要追出门。因为我发愣了一会儿。姐姐已经不知去向,这时候的姐姐心里状态相当不稳,如果放她一个人十分危险。只是我一时想不到姐姐什么东西也不带,会到哪里去。

那一刹那,我心里居然有种雷击般的想法一闪而过,也许双胞胎之间还真的有点心电感应。我向姐姐学校的方向追了过去,虽然我知道这有点像是纯粹乱猜,但我就是觉得姐姐会回她学校。

回到上次那个我们在雨中拥抱的地方。

维持着速度小跑步着,原本就不算太长的路程用跑的更是一下就到了。穿过一条条的小道与树丛,抄着小路回到了那个校园中隐蔽的树林深处。果不其然,喘着气的姐姐一手撑着树,一边低下头闭着眼睛,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我逐渐平稳着气息,走到了姐姐的身边,站在离姐姐一公尺的距离,静静的等待她的反应。

「小弟你知道吗?」姐姐转过头用凄哀的含泪美目看着我,「姐姐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有点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我整个脑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张大着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姐姐停了一下,等待呼吸逐渐恢复原本的速度,又低下头继续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姐姐觉得你真的像个男人了……虽然有点傻呼呼的又老是做些笨事,但是真的遇到事情时却好可靠……那天你突然出现从他手上救了我,姐姐好开心,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不是我弟弟的话多好。从那时候,姐姐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所以才情不自禁的,那个……」

可能是想到了主动献吻的画面,姐姐秀气的脸蛋多上了一股红晕「只是姐姐知道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姐姐爱上了弟弟……所以我好难过,心里憋着这份情绪,不知道怎么开口向你表达,又或者应不应该表达。紧接着隔天,就看到了你跟妈妈在浴室中的事情。你知道我那时候的想法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什么吗?是羡慕!是嫉妒!」

姐姐声嘶力竭的哭吼了起来:「我羡慕妈妈可以这样爱你!我嫉妒你 是这样对姐姐!」

仿佛是一根紧绷的弦一口气断了,姐姐双手掩面用力的哭泣着,将身子直接向后无力的靠在了一棵树干上。

听过了姐姐真心的告白之后,我静静的走向前,伸手将姐姐柔弱的娇躯拥进怀里。下巴轻轻的点在姐姐的头上,抚着姐姐的背,等着姐姐平复下来。

「姐姐,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分离了喔……」

「嗯……」

「姐姐……」

「小弟……」

姐姐轻轻的喊着我,然后就像那天一样,将双手轻轻的倚在我的胸口,闭上双眼,将粉嫩的唇轻轻的点在我的唇上。

好咸又好甜。

咸的是姐姐的眼泪,甜的是心里那份期待,在一切阴霾都过去之后,终于有了出口。

我用舌头轻轻的撬开姐姐的唇瓣,吸索着姐姐的甜美津液,不擅长接吻的姐姐也生疏的伸出小香舌与我交缠了起来。一时之间姐弟两个人都像找到了情感宣泄的出口,拼了命的索求着对方的舌。好一阵子之后,姐姐才上气不接下气的退了开来:「弟弟爱我……像爱妈妈那样爱我……」

「啊?」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错了意,我确定般的开口询问,「是像那天我跟妈妈在浴室那样……在这里?」

「嗯……姐姐也想要被你像那样疼爱……就在这里……」

我爱怜的伸手轻抚着姐姐的脸蛋,用嘴吻去姐姐眼角未干的泪痕。

然后悄悄的将另一只手从下而上伸入了姐姐的衣服之中。

「啊……」

在我摸上姐姐罩杯下的乳峰时,姐姐触电似的向后弹了一下,但是仍被我稳稳的抱在怀里。我解开了姐姐制服上衣的三颗扣子,将苹果绿的性感蕾丝胸罩往上一推,两颗造型完美的乳球就迫不及待的弹射出来,让人看得眼睛发直。

「姐姐的胸部好漂亮唷……是多大呢?」一边问着,一边已经将姐姐压在树上,双手不安份的在上面搓弄起来。两粒白嫩柔软的奶子在我的亵玩之下,不断的变换形状,连带上面两颗粉红色的娇嫩蓓蕾也迅速的充血挺立了起来,与乳球连成一条向上挺着的漂亮水滴型曲线。虽然不算巨大,但是形状却无比的美丽,闪耀得就像两颗宝石一样让人爱不释手。

「比妈妈小……才33C而已……」姐姐紧闭着眼,挺着胸口承受着我对她乳房的疼爱,「小弟一定摸得不过瘾吧……」

「才不会呢,姐姐的奶子是最好的!」在姐姐已经逐渐进入情况之后,我也出言调弄着。说罢低下头在两座山峰的顶端用嘴轮流吸吮了起来,舌尖挑弄着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让姐姐舒爽得在嘴中也发出了细细的呻吟。

「啊啊……好舒服……爱姐姐……多一点……还要多一点……」

面对姐姐的声声倾诉。我除了留了只左手,仍旧与嘴一左一右的爱抚着姐姐娇嫩的乳房之外,右手探下了姐姐的下身,撩起了制服裙,在姐姐穿着黑色天鹅绒裤袜的美腿之上细细的爱抚起来。

「姐姐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穿丝袜的腿,又长又细的好好看唷……」我将嘴贴上姐姐的耳畔,细语般的诉说着,「我还用过姐姐的裤袜打手枪射精在上面唷……」

姐姐的脸顿时红了起来,万分羞涩的将头轻靠在我的胸口上。「弟弟坏……坏死了……」

看着姐姐娇羞万分的小女人样,我将姐姐的黑色裤袜与其下的性感黑色蕾丝内裤一口气向下拉到大腿中间。一下子姐姐更羞了,原来她跟妈妈一样是白虎来着呢!

「姐姐会不会很奇怪……是不是只有我那边没有毛……」

「妈妈也是啊,这样光滑柔嫩的,很好摸哩。」我像是要证明我的言语不假似的,除了嘴仍然舍不得离开姐姐的一对酥胸之外,将攻击的目标转移到了下半身。除了一手仍然不断的抚摸着触感十分柔细诱人的天鹅绒丝袜美腿之外,一手探入了姐姐的蜜处,手指抚弄着姐姐裸露在外的一对粉红色小花瓣。

「啊啊!太……太刺激了……」

在我一对魔手的攻击之下,姐姐的花蕊很快就流出了热烫的甜美蜜汁,我暂时放过了姐姐胸前的33C玉乳,蹲下来仔细用舌头舔弄着姐姐的花蕊,将花蜜卷入口中细细的品味。

「那里脏……」

「是我最爱的姐姐就不脏。」

我一边用双手揉弄着姐姐的一双裤袜美腿,一边用舌尖轻点着姐姐花蕊之中的那颗珍珠,来回细心的品尝。很显然姐姐是感受到性爱的电流了,整个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幅度还越来越大。

「不……不行了,要尿了!!啊啊啊啊!!」

突然姐姐身子一颤,从蜜穴之中喷出了一小道甜美的水柱,正好射入了我的口中,让我兴奋的全部喝得一干二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吹?

「小弟对不起……姐姐尿尿了……可是好舒服……」抵达顶点之后有点虚脱的姐姐带着歉意的说。

「傻姐姐,那不是尿,是性高潮才会有的爱液啊。又很少人能够喷出来,你这就叫做潮吹呢!」

我站起身来将姐姐搂在怀里,姐姐不顾刚刚我才喝下了她的爱汁,感动的凑上了嘴用力的吸吮我的唾液。我也毫不吝惜的将口中的液体与雨心姐姐作交换。

「小弟一定很难受吧……」姐姐蹲下身来,解开我的拉链取出了我已经处于临战状态的十八公分大肉棒,弹跳出来的瞬间还打在了姐姐娇嫩的面容上,巨大的尺寸让姐姐一双水漾的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可信的样子。

「怎么这么……这么大?」姐姐伸出柔弱无骨的小手圈起了我粗大的肉茎。

「以前洗澡的时候看过,没这么夸张呀……」

「因为爱姐姐才会变得这么大的。啊……」感受到了粗壮的鸡巴上细嫩小手不熟练的套弄而传来的阵阵致命快感,我爽得不禁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姐姐并不满足于只用双手给予我疼爱,?起头望向我,以纯真的语气说着:「我听说男生都喜欢女生用嘴……姐姐不太会,小弟忍耐一下……」

说罢,便伸出了小小的香舌舔起了我暴胀的紫红色龟头。

「啊啊啊啊!!」

我感受到鸡巴头上传来的强力电流,让我全身上下都一阵舒爽无比的颤抖起来。姐姐又将整个小嘴都往前套弄,将布满青筋的肉棒吞进了一半。亲爱的姐姐主动的为我做着不熟练的口交,虽然没有什么太高明的技巧,但就只是单纯的前后吞吐也让我的双腿颤抖到了都已经快站不住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