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a776.vip   

我的中学性生活

记得读中学的时候,我因为迁家而转读到这一所新学校,认识了隔离位的

学林富成,亦因此与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这班「益友」都是喝玩乐,无心向学

之流。

我们在这个年纪对异性充满好奇和幻想,其中一个绰号叫洪哥的更加夸张,

口边种是离不开「性器官」的字眼,任何时候都有一两个贪玩的女孩子给他左拥

右抱,羡刹不少同学。

有一个花名叫肥伟的同学,整天都跟着洪哥,嚷着要加入这「益友」会的行

列。

「要加入,你就要有胆色……」洪哥给他缠得不耐烦,终于向他列出条件。

「我一身都是胆!」肥伟说。

「外国的新生入会要偷女人底裤,你有胆去偷一条吗?」成哥说。

阿成在旁加上点意见:「偷底裤有什么了不起!我要一条刚除出来,有暖暖

体温的……」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那里去除给你们呢,有没有另外方法?」肥伟有

些为难。

「不做就算了吧,反正你都是胆小如鼠,回家和你妈妈玩煮饭仔游戏吧!」

洪哥说。

阿成将大伟带拉到一旁,神秘地跟他说:「大好机会不要错过呀!你家最近

雇用了那个菲律宾籍的女佣人,虽然皮肤墨黑,但身材蛮不错呀!这里有两粒安

眠药,今天晚上找个机会放落她的茶壶里,待她熟睡了,我们一班人上你家里,

只要见到你进房亲手除她的底裤出来,我们算好兄弟了。」

大伟接过那两粒药,欣喜若狂,约定们当天晚上见面。

照约定时间,阿成、洪哥、我和一个叫瘦辉的朋友摸黑到大伟处。大伟的家

境富裕,听说他父亲是一地产商人,心想他日大伟可以资助一班兄弟的交际费。

按门铃后大伟静静的打开大门,面有难色说:「糟糕了,女佣人下午到离岛

探亲,今夜赶不回来,我落了的药,误打误撞的给父母亲饮了,现在正在房里昏

睡着。那些是什么药?……没有什么应响健康的问题吧?」

我心想:「这小子很自私,药放在女佣人就无所谓,父母喝了便担心起来…… 」

「你怎么累我们兄弟白走一趟!」阿成说。

「将就点吧,进女佣人房随便选条漂亮的底裤吧!」

「他妈的!说好了是要刚从女人身上脱下来,要暖暖的……」洪哥火爆的性

子,执着大伟的衫领就想饱以老拳。

黄大伟吓到面无血色:「大佬,有事慢慢讲呀!」

「你妈妈也是女人呀,事到如今不如你除你妈的底裤啦,横竖你父母都已经

不醒人事了。」我真想惩戒这个肥仔。

「这也是个好主意,就看看伯母的底裤也好!」大哥洪阴笑着说。

「这个……不大好……这……」大伟犹疑了片刻:「好啦,你们在这里等一

会,我怕会吵醒阿爸。」

大伟鬼鬼祟祟地走入他父母房,立即又掩上门,总觉得他的神色有些不妥,

似乎有些事要瞒着我们,洪哥示意我注意房理的动静。

于是我们从门缝望进去,看见大伟正在除自己条裤,原来这胆小鬼不知在那

里偷了条女人底裤,事先穿在身上,假意话从母亲身上剥下来,差点给他这招瞒

天过海蒙蔽了。

大伟不消一刻便拿着条底裤,在我面前扬耀:「暖暖的三角裤一条,有蕾丝

边的,看我妈的品味多好!」

「好诱惑的三角裤啊,还是香喷喷的!」瘦辉和阿成装成很兴奋的样子,缠

着大伟要拿来欣赏,大伟还加盐加醋,吹嘘着盗取她母亲底裤的惊险情形。

洪哥便趁机推门入房,将床单揭起,果然阿伟的爸爸和妈妈都昏睡不醒。海

棠春睡的阿伟妈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体形骄小,但身材蛮好,柔和的灯光下,

透过她那件簿簿的睡衣,两只大奶好像隐约看到两粒乳头。

阿伟的爸爸看起来六十过外,瘦弱得可怜。娶了年纪轻他三十多年而正当虎

狼年华的尤物,这个老头子真是几生修到,看来这老夫嫩妻的性生活一定是需要

些「外援」。

洪哥一定是有同感,笑淫淫地解开她的衫钮,那对羊脂白玉般的豪乳便毫无

保留地任我们欣赏。因为仰卧的关系,两只奶向两旁微分,而两粒奶头分别指向

我和洪哥,摆明是向我们挑战。

她的奶头很大、很深色、看起来好像两颗小子弹,一定是经常被这老淫虫含

啜得多的原故吧,心中暗咒:「该死的老淫虫!」

我平日要看女同学的「小馒头」,都是经过一番唇舌,在半遮半掩的情况下

看到了两粒小小奶尖便算大有收获,眼前这对大木瓜,活色生香地任我把弄,兴

奋得我心跳加速,连手到震抖着。

肥伟进入来的时候,看到母亲衣不蔽体被我们狎弄着,扯着嗓门大叫:「你

们做什么!快停手!快停手!」

洪哥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用手按着伟妈的胸口,间面色凝重地嚷着:「不得

了呀,阿伟!你妈停止呼吸啦!」跟着便有节奏地按着她的心脏部份数着:「一

千一……按下……弊!怎么没反应?一千二……按下……」

「怎么会……刚才还睡得好好地……」大伟被这突如给来的意外吓得面如死

灰。

「阿明,你要捏着她的鼻,我下按时你便向她的嘴吹气……快些!」洪哥似

模似样地发号司令,情况十分紧张。「……一千一……按……一千二……按…… 

快些吹气!」

事发突然,连我都吓了一跳,但当我留意到,洪哥另一只手已偷偷地伸了入

伟妈的裤档里摸弄的时候,我就会意到他的计划。

「阿明,你要含着她的舌头,预防她抽筋时会咬舌!洪哥发号施令,气氛十

分紧张。救人要紧,我于是很紧急地啜着她的感性形的厚唇,做其人工呼吸。

「一定是你落药过重啦!」阿成说。

「没有呀,只是放了你给我的两粒药都落去……」

「真没常识,药量是计体重的,你妈这样骄小就祗用半粒嘛,难怪她心脏抵

受不了……肥仔,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拿「还魂油」!」

「什么…还魂油?我没听过阿!不如……叫救伤车……」肥伟犹豫不决。

「救护员发现你毒害亲母时就糟糕了!瘦辉,你最够义气,快带肥仔回你家

拿,速去速回呀!」洪哥转身打个眼色瘦辉。

「那我……妈……好吧……你们继续抢救我妈呀!……瘦辉,快带我去!」

两名傻小子飞奔出去后,我们便继续「抢救」伟妈。

为了方便腾出更多空间,我们干脆将那昏迷的老头子推落地上,三个人各自

分头「抢救」伟妈。

洪哥在床中间捧着伟妈的豪乳,狂舐她的乳头,阿成在床尾急不及待地剥了

她的睡裤,我在床头吻着伟妈的香唇,闻到她一幽香的香水味。

看着她那甜美的面孔,昏头昏脑地给这几只小色鬼玩弄,实在于心不忍,但

这半点良心随着伟妈的睡裤脱了之后便烟消云散了。

阿成将台灯移近,照射在她两腿之间。两条白白的大腿微张,衬托着她那鲜

红色的三角裤底裤,构成一幅很诱惑的图画。细看之下,近大腿内侧有两处青淤

的痕迹,是她不小心撞到的吗?。

阿成买着关子,轻揉着那坟起的小丘的部份,笑淫淫地说:让我们赌一赌,

她那小穴是红红的还是深色得怕人。」

「赌注什么啦?阿伟很快便回来喇……」洪哥说。

「就因为没有时间,谁嬴了便先上马干她,输了便要做把风。」阿成这小鬼

无时无刻都要赌。

「我素来只喜欢操窄窄的嫩穴,对松松的老穴实在没有兴趣,还是让给你们

两个小朋友吧。」洪哥为了表现大哥风度,故作大方。

「她的奶头是深啡色……好!就赌她是深色喇!」我说。

「买定离手……开呀!」阿成抓着她后腰的橡筋裤头,略提起她的屁股。

我听到我的心「噗、噗」地跳,那两秒钟就像等了两年,就像电影里的慢动

作一样,「噗、噗」……屁股又圆又大……再扯上些……「噗、噗」……屁眼紧

紧的……扯上些……「噗、噗」……哗!那么多阴毛,丛密到看不到穴罅。

阿成唯恐我们看的不清楚,将她的大腿张开,用两只拇指挖开她的大阴唇,

看到了!看到了!她的小阴唇很长,张开来就像朵喇叭花,好一朵嫣红色的喇叭

花,唉哟!惨啦!我输了!

愿赌服输,唯有从阿成手中抢了她的底裤做安慰奖吧。

阿成欢呼一声,立即将他那条硬崩崩的肉棒掏出来,口角挂着一丝胜利的微

笑,扯着那朵喇叭花,插根手指进入花芯内扣挖。

可能药力实在是过猛,伟妈没有什么反应,阿成也不理她死活,将肉棒乱闯

乱撞地插入伟妈的毛穴。

「喂,阿成,不要那么急色……弄湿了后才插吧!」这小子真没不顾他人死

活。

「不管她是干穴还是湿穴,可以爽的便是好穴!」这急色鬼说:「肥伟很快

就回来了。」

可怜伟妈连一点润滑都没有的情形下,被阿成猛插。那朵「喇叭花」随着阿

成的抽插便乍隐乍现,被插时像害羞地躲进小穴里,阴茎抽出来时便扯得花瓣裂

开,看得我心惊肉跳。唉!这小子真不懂得怜香释玉。

洪哥一面搓弄伟妈的豪乳一面打手枪。见到阿成插穴插得兴起,他亦顾不得

大哥风度,赶忙骑上伟妈的胸脯,用她两只豪乳挤着自己的肉棒,抽抽插插地享

受乳交的乐趣,看他闭着眼睛,好像非常陶醉的样子。

眼角看到那躺在地下的老淫虫,心想这老夫少妻的性生理活是怎样的呢?床

尾有一具电视机和录影机,当然会是一面看A片一面操穴?但除了几套名片之外

没有其他影带。

我留意到,近电视机旁其中一个抽屉没关好,好奇心驱使之下便拉开抽屉看

看。果然在一堆衣物之下有多套成人的影带,大多数都是日产的SM片,其中有

套迪士尼的卡通片。卡通片也用不着收得这么秘密呀,这不是此地无银吗?我不

动声色将它拿起,收在外衣袋内。

回头看到阿成在床上已经爆浆了,气喘如牛伏在伟妈身上,洪哥亦在伟妈的

豪乳沟内射精。由头到尾都不超过三分钟,两个小子平日大吹大擂的「起码一个

半个小时」之声还是言犹在耳。

突然间听到门声,各人正在忙乱中拉好裤子,肥伟已经冲进来。

「我妈怎样了……为什么你们脱了她的睡裤……」肥伟见到母亲下身赤裸,

抢着替她用披单遮盖。

「你吓昏了?刚才不是你除她的底裤吗?我们几兄弟挂着抢救,连手都快抽

筋喇!」阿成一轮机枪式的抢白。「现在没事了,你还不谢谢我们救命之恩!」

飞伟自知理亏,不敢再追究下去,虽然知道我们做了手脚,但见到母亲面色

红润,呼吸调和,也就放下了心。

洪哥接过了瘦辉的「还魂油」,便装模作样地擦擦她的鼻梁、额头等几个部

份,对肥伟说:「细佬,这次算你好运,快些跟你妈穿上裤子,迟些她醒来便难

以解释了。」

肥伟唯唯是诺,很紧张地问:「我是你们的好兄弟吗?」

我们三人到会心微笑,和肥伟热诚的握手,欢迎他入会。

稍后我们便相继离去,肥伟有没有在我们离去之后,趁着和伟妈穿回底裤时

大肆手足之欲,甚至做出乱伦的事?我们便不可而知了。

但我袋中那盒录影带,日后将我和伟妈的关系拉得很近。

他日有空再继续回忆这些荒唐的片段。

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了,实在是非常的疲倦,和衣爬到床上便想蒙头大睡,

无奈裤档里的肉棒还是硬崩崩的,一闭上眼便想起刚才伟妈糊里糊涂地给我们淫

辱的一幕,于是什么睡意都没有了。

差点儿忘记了在伟妈处偷来的录影带,心急地想看看内里乾坤。电视萤幕开

始见到的是儿童卡通片,用遥控去搜索下去一会,终于见到戏肉了,原来是伟妈

家里偷摄的,杂音很大,听不到他们交谈声,意外的是房里除了肥伟的父母亲外

还有另外一对男女。

男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女人羞怯怯的垂低头,看不到面貌。肥伟的父

亲给了那胖子一个信封,跟着示意伟妈上床,伟妈摇着头,似乎祗想做旁观者。

伟爸没法,跟那胖子耳语几句后便开始剥那女人的衬衫、乳罩,跟着便吸啜

那女人的奶子,那女的默不作声,低着头逆来顺受着卫爸的抚弄,那胖子在床尾

动手除去女人的西裤。

那女的好像想拒绝,扯着裤头不放。她看来十分面善,细看下原来是学校里

那恶婆林主任。这个恶婆娘看起来大约有廿七、八岁,其实都很漂亮,不过平日

非常严肃,打扮保守,想不到脱光了身裁却蛮不俗,加上浓装艳抹,披头散发,

又另有一狂野的味道。

为什么她会在这个场合出现?

林主任敌不过那胖子,终于被脱得赤条条的,卫爸一马当先伏在她身上。镜

头的位置不大好,连林主任的下面有没有毛也看不到,伟爸似乎是心有余而力不

足,不一会就退下来,由胖子接替。

卫妈在旁由始至终到是很尴尬的缩在一旁。我想起她那浓密的黑森林,那朵

在玉腿尽头的的喇叭花,真恨阿成拔了头筹,忍不住便将她那条软滑滑的三角裤

包着老二上下套弄,不消片刻便一泄如注,迷迷朦朦地进入梦乡。

一觉醒来,原来已是日上三杆,心中暗暗骂老头子上班时也不关照一声,挺

着老二匆匆地走入浴室,梳洗之后便赶路上学。

回到学校大门便被校工拦着,照例带去见主任室取批准,想起平日一到教务

处的时候总是胆颤心惊,今天将会是另一回事了。

「黄明同学,你这次是一星期内第三次迟到,又有什么理由?」那恶婆林主

任真是毫无人情味。

「没什么,作晚打手枪几次,累了便起不了床啦。」

「你说什么?你是疯了吗!」她气得大声叫。

「我说作晚看你主演的换妻录影带看得晚……」

「住口!你胡说!」

「阿伟父母还是现场观众呀,伟爸也客串……」

「你胡说!那晚没有录影… …」她马上知道说错了,老羞成怒:「你给我滚

出去!」

「好呀,那我由这里滚到校长室,将袋里的影带交给他好了。」我作势要离

去:「再见吧!」

「坐下来!」她她显然是作贼心虚,态度开始软化。「你究竟想怎样?你想

勒索我?我们不是有钱人家……」

「绝对不是勒索,我刚才大考的科目不大理想……我想要你帮忙,改为全部

合格。」

「这个……没问题,」她松了一口气。

「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底裤,什么质料的?」

「你是什么狗屁问题?」她很愕然:「你太过份了!什么是尊师重导,你懂

吗?」

「尊师?为人师表和学生家长光着屁股胡混是值得尊重啊!这小小的问题也

要拒绝?我和你作一个协议,你能回答,我便立即离去。」

「好!我告诉你,是白色、丝质的……你现在可滚吧!」这恶婆知道斗我不

过。

「我怎样知道是白色?除非你给我看一看喇。」

「我说是白色便是白色,为什么要骗你?」她给我弄到啼笑皆非。

「外面的办公室由玻璃门的位置可以看到你,但看不到我,我蹲到桌底下,

便可以验明正身嘛。」

我也不等她的同意,一缩身便钻到办公桌底,她穿的是一条蓝色长裙,没有

什么看头。

「喂!你做什么……快爬出来!」她吓得一跳,将两条腿夹得紧紧,狼狼的

用腿尖来踢我,好在我早料到她有此一着,将她的腿牢牢的按着。

「看一看便成嘛,不用那么凶狠啊!」边说边将她的长裙扯高,将手放在她

的膝盖上。

「不……不要碰我……我自己来……」她在极不愿意之下将长裙翻起,将紧

夹的大腿稍微分开。

果然是一条很保守的白色内裤,她的大腿很光洁嫩滑,但是瘦瘦长长的,不

大好看,大腿的尽头看到那微胀的三角洲…… 

「看到了吗?快……出来!」她很不耐烦地说。

「看不到啊,这里的灯光暗……再张开点吧!」

她无可奈何地将腿再张开了些:「你是盲的吗,好喇,现在看到了没有?」

「你骗人!是黑白两色的,上面是白,那三角处是灰黑色的。」

「黑色?那是我的阴……」她知道又说漏了嘴。

「哦!原来是阴毛!摸摸看!」我伸手抚摸着那黑麻麻的三角洲。

「你摸我……你想非礼我!」她吓得一跳。

「我不摸怎么知道裤是丝质?有言在先,要知道质料嘛……」

我左手掌在她滑溜的大腿内侧轻轻地摸,右手中指沿着那三角裤尖端陷落的

小罅揩揉着,我虽然看不到她的面色,但感觉她气到混身发抖,紧执着拳头的手

指也变白了。平日在学生面前恶惯的她,怎能受这屈辱。

我毫不客气地用手指勾起她内裤边缘……摸到她的阴毛…再摸落些……触

到两块滑滑的肉片… 

她本能地夹紧大腿,随即又缓缓地松开,用几乎呜咽的声音说:「验到了没

有……求求你快些,一会有人进来便糟糕了。」

「唔……摸着似乎是丝质,不知道是人造丝,还是真丝呀? 」

「老天呀!管他妈的人造丝,真丝、那有什么关系?快出来!」她气得怒吼

起来。

「听闻人造丝弄湿了之后很容易撕破的,待我试一试。」

我将头埋在她的两条腿中,用舌隔着底裤在她那凹陷的小罅处舔,我听到她

倒抽了一口气:「啊……喔……不要……」

咬着她那条底裤边缘像小狗的扯,不消片刻便撕破一个很大的洞,手指由破

洞处伸入去,摸到她疏疏落落的的阴毛,感到到两片肥厚的阴唇已经是有些少润

湿,我轻轻的揉弄着她两片阴唇,探索她的小洞口。

「不……不……快点停手呀……!」她的怒吼变成哀鸣,她用拼命按着我的

手,夹紧着大腿,挣扎着要保卫这最后的防线。

突然间听到两下敲门声,林主任吓得呆了,我亦屏息静气躲着不敢动,感到

她两条温暖的大腿在微微的震抖着。

「进……来……吧……」她强作镇定。

从桌底望出去,见到对四寸的高跟鞋,慢慢走到桌旁。

「主任,这个下学年的开支计划报告有些问题……」听声音认出是那年轻的

女见习生马小姐。

「好,放下来好了,待我有空时看看。」此情此景她当然没有心机批阅了。

「对不起,校长一小时后就要开会,他想你立即批阅这份报告,你有几分钟

吗?」马小姐全神贯注着她的报告:「这批文具费……我不明白……」

我趁这个大好良机,抓紧林主任的橡筋裤头,连拉带扯的想将她的底裤脱出

来,可怜的她不但不能阻止,为了不想马小姐察觉,还暗地?高屁股来方便我。

「什么文具费用……噢……喔……是加进这个项目,你算错了,要……不要

……不是……」林主任感觉到我将她两腿尽量分开,下体毫无遮蔽的任我狎玩,

但一面要应付这马小姐的问题,当然是心不在焉了。

我的手指在她的蜜穴里缓缓抽插,溪水开始泛滥了,我另一只手便沿着小溪

摸下去,在那啡褐色的屁眼儿扣挖着,吓得她紧紧地收缩肛门,连声音也变得发

抖。

「错了?怎办呀……要不要我再算一次…………」马小姐亦很焦急。

我用舌尖轻轻地在林主任的阴核包皮附近打圈,见到那羞怯怯的阴核慢慢地

凸起来,红嫩嫩的一小粒,就像那刚发育女孩子的小乳头,我轻轻地舐着着这颗

「小乳头」,舐得兴起,便含着它来吸啜,每吸一次,便感觉到她反弹性地挺起

小腹。

试着狠狠地大力啜一下,她两条腿不能自制地前后地撑动,「哟!啊……不

要……」她禁不住叫了出来。

马小姐见到恶婆神色有异,以为自己犯了大错,惶恐地拉了张椅子坐下,弯

身附伏在桌面修改,连平时交叠膝头的坐姿也忘了。

我侧着身,卧在地上,由下面窥上去,马小姐那短短的迷你裙实在遮不了什

么,一条紧窄的小三角裤,包着那高耸的小屁股,两条晶莹饱满的美腿,比林主

任的美得多,真想找个机会打她一炮。

一只手插着林主任暖暖湿湿的骚穴,一面抓着她的足踝磨擦我的肉棒,欣赏

着马小姐的裙底春光,实在是忙个不了。

几分钟后,林主任终于打发了马小姐走,她自己也松了口气。

我由桌底爬出来,拿着那条撕破了的内裤端详一番:「可能不是真丝的啊,

下次可不要买这些廉价货。」我扯下裤链,掏出那条硬崩崩的肉棒向着她淫笑:

「我这条老二比你老公大吗?」

「你想怎样?……不要拿出来……」林主任吓得一跳。

「你这骚货的淫穴已经是湿淋淋了,还在装纯情?要不是外面的玻璃窗可以

看到你,我真想摆你在桌上操你。你想我躲在桌下一辈子吗?乖乖的由桌底伸只

脚过来搓弄我的老二,在十分钟内不能令我射精,我便对校长宣扬你的丑事…… 

十分钟,开始!」

「你太过份了,你……不要逼我……」

「九分钟零四十秒。」

「我老公认识有势力的人……」

「九分钟零三十秒。」

她为势所逼,唯有半卧在椅子,伸长双脚用脚尖挑逗我的肉棒。她用一只脚

掌搓揉我的阴囊,脚趾公在龟头的小孔轻轻地扫,我从来未试过「脚淫」,感觉

得很刺激。但脚趾总是比不上用手的灵活,加上她要盲目探索,一时失「脚」,

足踝竟然踢正我的下阴,痛得我连条肉棒都软了下来。

「五分钟零三十秒。」

她急得额角直冒着汗,显得很吃力。知道尚有几分钟,要改变策略了。

她缓缓地将眼镜除下,眉目含情地望着我,嗲声嗲气的说:「衰鬼!催什么

啦,你不喜欢我这条底裤便算了,为什么那样粗暴要撕破它,我改天给你穿条透